西藏林芝的黑钻苹果,卖100元一个合适吗?

西藏林芝的黑钻苹果


先别喷,去年西藏林芝的黑钻苹果就已经卖到178元一个,而且抢不到货。


“我们基地的包园价是20元一个,当时跟经销商有讲过,市场价卖50元左右就差不多了,结果最高炒到178元一个,6个装的688元,很多客户就投诉到我这里来了。”马天伟很恼火地说。


他是黑钻苹果的创始人,果园就在西藏自治区林芝市巴宜区,离市区很近,只有15公里,果园的名字也起得很有文艺范——藏汉情缘。


“为什么起这个名字?”我今年3月底第一次经过时还以为是一个景区,起码是个农家乐。


藏汉情缘的大门口


“我在这里已经十几年了,对这边还是很有感情的。”马天伟说。


他是2002年来西藏的,收购当地的土特产贩运到福建厦门销售,因为看到货源不稳定的问题,基于长期发展的考虑,他于2012年建了第一个占地面积为400余亩的苹果园,“在这个过程中,当地的老百姓给了我们很多的帮忙,也是很感动,所以就起了这个名字,还注册了商标。”


2012年春天种植,2015年开始结果,藏汉情缘的苹果因颜色奇特而被当地媒体连续报道,称之为“黑钻苹果”,2018年在市场大火,这才带来马天伟的烦恼。


“去年别人已经把定金给他打过去了,等果子熟了后拉回去经销商就不卖了,要100元钱一个,你再来钱我给你拿货,就搞成这个样子了。我头大了。”在前面几年,马天伟都是采用包园的方式给经销商,由他们负责分销。


位于西藏林芝巴宜区的黑钻苹果园


“今年打算卖50元一个,自己分销。”马天伟愤愤地说。


“从你的角度看,你觉得终端的价格卖多少比较合适?”我对生产者和经销商之间的利润分配比例没有多大兴趣,但对最终消费端的价格很有兴趣。


“目前的话80-100元就可以了。”马天伟说:“今年我的产量上来了,要分等级,高端的做到几百元也是可以,那都是精品中的精品。”


“买100元一个的苹果,主要是哪些消费群体?”


“主要在北上广。”


“是当礼品的比较多吧?”


“礼品也不是很多,占一部分。”


说完,马天伟反问了我一句:“像你们老家,100元一个的苹果很贵吗?日本一串葡萄几千元不照样吃吗?”


日本商超的苹果价格(399日元折合人民币26.4元)


“你这个价格已经跟日本接轨了。”我今年去过两趟日本,见识过他们的终端价格,虽然总体价格是明显高于国内,但那种动辄几万日元的高端水果在商超里也基本上是一种摆设,销量很少。


“物以稀为贵么,对不对?”马天伟笑着说。


“这是市场的核心。”我点头应道。


<<<


“当初为什么选择种苹果,而不是选择种植其他水果?”我换了一个话题。


“说起来也是机缘巧合。”马天伟说:“当时来这边收货的时候也会带一些苹果送客户,虽然品相不好看,但大家都说很好吃。有一次一个做水果生意的客户就问我能不能收购西藏的苹果,我收了一个月,达到要求的只收到1000斤,都是一家一户零星种植的,也不疏果,结多少是多少。当时考虑到这边最适合种植的水果只有核桃和苹果,而核桃周期太长,直接就PASS掉了,所以就选择种苹果。”


西藏的千年核桃树


“那为什么选择种这个品种?”我继续问道。


“当初有这个想法之后,我就在自己的农特产品加工厂附近进行试种,至少试种了20多个品种,就发现这个品种表现得非常好,所以就选择了这个品种。”


“现在8年种下来了,你觉得这里种苹果的优势和劣势分别在什么地方?”这是我的核心问题。


“生态环境是这里最大的优势。”马天伟答道:“土壤也好,空气也好,水也好,都不存在污染的,这一块是内地无法相比的,所以我们这么多年都拒绝用除草剂,怕破坏生态。再加上这里的海拔高度、光照和昼夜温差,这才造成了咱们这个独特的产品出来,这是最大的优势。”


西藏林芝桃花村


“劣势是成本高,所有物资都是内地调过来,包括装苹果的箩筐和包苹果的泡沫袋,都是从内地运过来,你说成本高不高。”


“你现在一年的生产成本要多少钱?”


“我拿地拿得早,租金倒是便宜,才二十几万元,如果现在要80-100万元了。人工是大头,2个技术员,6个长期工,一年就要50万元,施肥、割草、采摘的时候还要叫当地的零工,一下子就几十号人,甚至上百号人,150元一天,管一餐饭,这个一年差不多也要20-30万元。接下来果树原来越大,需要的人工会越来越多。”


“人工好叫吗?”


“不好叫。像我这个基地周边的藏民家里的经济条件都非常好,家家户户都有挖机、铲车、小车……”


工人们在清园


“那就是爱做不做,无所谓的。”我笑着说。我上次来就深切地感受到,得益于国家的扶持政策,这边农村的生活条件是明显优于内地大部分地方。


“对!爱做不做,都不差钱。”马天伟附和道,“我们的长期工全部是内地找过来的,这边的人不会做长期工的。”


“其他成本呢?”我继续问道。


“还有肥料。一年施三次肥,一次有机肥,两次水溶肥。水溶肥一次6万元多,两次就12万元多;冬季的一次有机肥更厉害,十几二十万元是最起码的,有一年我买油饼1.7元一斤,搞了一遍快30万元。今年果子结得多,每个月还要补一次叶面肥。再加上后勤、机械燃油损耗等乱七八糟的差不多要180-200万元。”马天伟也给我算了一笔细账。


果园技术员在展示黑钻苹果


“去年收支平衡了吗?”


“去年产量不高,只有20万斤,赚了一些。今年算大丰收了,如果价格合理的话,估计产值800-1000万元。遗憾的是咱们园子不是只有黑的一个品种,有很多品种,黑的只占30%多,如果都是黑果,那就厉害了。”马天伟笑着说。


“也亏得这边产品有特色,价格也卖得起来。”我感叹道。


“价格必须要卖得起来,卖不起来要死人的。如果像内地卖2元一斤,我肯定走人了,没办法做的。”马天伟说。


<<<


“其实现在对我来说最大的难点是融资难,所以发展得慢。”马天伟话锋一转,吐了一下苦水。今年他在林芝市朗县新拿了1100亩地,开发第二个基地。


朗县的光核桃


“为什么步子迈这么快?”对农业投资,我一向持谨慎态度,不支持大干快上的做法。


“缺货啊!找我要货的人多,我没货。另外,朗县的气候条件更好,光照更强,更干燥,温差又大,以后种出来的品质会比这边更好。”马天伟说。


“那你在朗县也种黑钻,单一这个品种吗?”


“80%,就配点其他授粉树。”


“这个品种的卖相很独特这是肯定的,但是我们评价一个单品好坏,肯定有优点有缺点,你觉得它的缺点是什么?”我是比较婉转地提出自己的担心。据我侧面了解,这个品种叫“新红星”,跟美国的蛇果和甘肃天水的花牛都是同一个品种,品质一般,只是在西藏林芝的高原气候环境下种出不一样的品相。


果园的宣传牌


“这个品种是元帅家族的嘛,自然存放时间长了就会粉。” 马天伟倒也实事求是地说。不耐贮藏也是行内对黑钻苹果的诟病之一。


“常温下能放几天?”


“几天不止,常温下2个月随便放。”


“有没有考虑建冷库来解决这个问题?”


“这几年都是经销商直接调冷链车到基地,全程冷链,保证每个果子到顾客手里都是新鲜的。”


“那你是非常看好这个单品的前景?”我追问道。


苹果园早春情形


“我从2015年到2018年这么多年做下来,不能说这款产品每个人都满意,但10个人里8个人是比较满意的。所以我也是很欣慰的,咱们做出国内同类产品中比较高大上的一款产品,而且最主要的能得到大家的认可。”听得出来,他还是信心满满的。


“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


“没什么打算,把地种好,有好的合作方和他们好好合作,共同把这个品牌做大做强,这样就可以了。”马天伟淡淡地说。


作者简介

清扬,1991年毕业于浙江(农业)大学园艺系,南京农业大学硕士学位,高级农艺师,《中国果业信息》专栏作者,2014年12月创办《花果飘香》微信公众号,2017年11月入驻《今日头条》,2018年11月获“2018年度十大三农头条号”称号。